深圳拓展公司

首页 > 拓展培训知识 > 正文
转载:户外拓展旅游纠纷面临定责难题

北京市怀柔区雁栖湖东岸有一处娱乐中心,李某和同事相约到此处进行真人CS射击游戏。

在游戏过程中,一颗CS彩弹打中李某脸部,李某眼睛受伤并接受手术治疗。事后,李某认为该娱乐中心经营者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于是将这家娱乐中心告上法庭。

近年来,包括真人CS射击游戏、漂流等在内的户外拓展旅游项目日趋火爆。然而,在市场红火背后,却是时有发生的纠纷,而且,此类纠纷往往面临定责难题。

事故原因高难度活动多因素叠加

在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雁栖法庭,记者见到了原告李某与被告雁栖某娱乐中心的经营者刘某。

李某的右眼微闭着,看东西时需要把下巴抬得很高。李某在起诉书中写到,他和同事在玩真人CS彩弹射击游戏整个过程中,无人指导。事发后,娱乐中心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及时到场。正是由于被告的疏忽和不尽职,导致他受伤。

不过,经营者刘某并不这样认为。刘某向记者出示了“游戏登记单”复印件。“游戏登记单”上标明5个注意事项,包括穿戴好服装才能进场游戏、场内不准摘头盔、不准近距离对人射击、不准向场外射击等。记者注意到,在这份“游戏登记单”上,还注明“违反上述要求,出现意外事故完全由游戏方负责”。

刘某称,李某和同事进行真人CS游戏的时间是夏季,李某很可能因为天热或其他原因将头盔的护镜抬起,在游戏过程中没有注意自身安全,才导致被彩弹射中眼部附近。

刘某还告诉记者,他并不知道是谁用CS彩弹击中了李某的脸部,李某也没有起诉一起参与游戏的同事。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此类发生在农村的户外拓展旅游消费纠纷并非个案。

怀柔区法院汤河口法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2012年以来,汤河口法庭共受理和参与诉前调解农村旅游维权类案件18起,此类案件处于逐年上升趋势。

汤河口法庭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了类似案例。

梁某事务所与华某公司签订协议,在怀柔云蒙山云蒙峡自然风景区组织拓展培训。根据协议约定,华某公司负责对活动的策划、组织和实施。充分预见拓展活动中可能出现的意外与危险,采取预防措施,保障参加人员的安全及培训的顺利开展;梁某事务所的人员应严格按照华某公司培训师或领队的要求参加各项培训。

梁某事务所的职员李某参加小组培训活动,华某公司安排培训师胡某领队。在穿越峡谷过程中,李某在跨越山石时不慎摔倒,导致面部及牙齿受伤。胡某对李某进行了简单的救助。活动结束后,李某就医治疗,并起诉了梁某事务所和华某公司。

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发现,梁某事务所和华某公司确定的拓展路线难度过大,并且华某公司提供的培训师人数未能达到梁某事务所的要求。华某公司没有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培训师具备相应指导与保护资格。同时,李某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的体力有所了解,并对行为后果有一定预见性。李某在体力严重不支且负重较多的情况下,仍然选择以跨越的方式行进在山石之间,导致摔伤,其自身亦具有一定过错。

汤河口法庭负责人祝兴栋告诉记者,在农村旅游消费纠纷中,目前最难以解决的是因拓展、漂流等户外运动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在近三年来处理的相关案件中,每起案件的审理期限都在半年以上。

“拓展训练作为一种企事业单位、学校的培训形式,实质就是有组织的集体户外运动,具有较大的风险性。”祝兴栋告诉记者,由于拓展训练项目活动形式的不同,风险是多方面和不可预知的。学员人身损害结果的发生,可能是因为组织者的疏忽、拓展培训机构的方案不合理、场地管理方的过错或者参与者与同伴自身的过失原因,也有可能来自天气恶劣等外在方面的风险。拓展训练人身损害的产生往往是多种原因同时都存在,是多方面叠加的结果,这就更加重了责任认定的困难。

侵权主体组织经营管理多方牵扯

“侵权主体混乱,难以确定责任分担。”祝兴栋说,这是法院审理农村地区户外拓展纠纷面对的主要难点。

据了解,典型的拓展训练都是由单位牵头组织,单位与拓展训练机构签订拓展训练合同,拓展训练机构一般选取在某景区内展开活动。一旦在拓展训练中出现事故,就会涉及到其所在单位、拓展团队人员、拓展训练机构、场地提供者、景区管理方至少五方民事主体。

祝兴栋告诉记者,农家院之间、农家院与旅游项目经营者之间经常有合作,关系错综复杂。在诉讼中,一些服务提供者故意拖延、数被告之间相互推诿,也给法庭查明事实带来很大难度。

“此外,在场地提供方面也有很多问题。最典型的就是出租方出租土地,承租方建设拓展设施,并出现多次转租现象。在这种情况下,确定责任主体更加复杂。”祝兴栋补充说。

汤河口法庭曾受理一起“农家乐”拓展项目引起的纠纷案件,就是如此。

朱某跟随公司组织的旅游团队到怀柔某景区游玩,在刘超(化名)经营的民俗餐厅吃饭后,朱某及同行人员到山上玩真人CS射击游戏。在游戏过程中,朱某从山上摔下受伤,经医院治疗花费医疗费若干。事后,朱某起诉至法院。

法院查明,朱某所在的公司经网上团购取得景区游玩的电子门票,之后在被告刘超经营的北京某民俗餐厅兑换成纸质票,上面盖有民俗餐厅的印章,游玩项目包括吃饭、漂流以及真人CS射击游戏三项内容。不过,真人CS射击游戏项目的经营者是刘群(化名),刘群又是从刘谦(化名)处承包的,而刘群在承包期满已返回河北老家。在庭审过程中,朱某追加刘群、刘谦及北京某旅游开发公司为被告。

祝兴栋介绍,朱某参加活动的门票是从网上团购,加上中间又存在多重代理,实际经营者与门票出售者不一致;并且门票的版本更新,门票所包含的游玩项目很乱,导致事故责任的承担主体很难确定。

“在拓展训练纠纷中,受害人选择基础法律关系具有较强的弹性。”祝兴栋以涉及到企业单位人员拓展纠纷为例分析,受害人至少有三种选择,申请工伤、进行人身损害诉讼、基于拓展训练合同提起合同违约之诉。虽然如此,受害人却处于不利的境地。

        

«
»
更新时间: 2016-06-06   分类: 拓展培训知识    标签:   小编:深圳拓展训练    【打印】   601 views
您好,请问可帮到您吗?